世上最美好的

你好,我是个子博客
为吸骨而生,all原衫

哦耶

图源右下角

【FS】BLACK SEA

地表福衫,frisk性别♂,身高两个老衫

福衫这么好吃可不能让老福特把我刚入坑写的第一篇同人给弄没乐


微博图链:go down with me

shimo:fall with me

【芥末番茄】一如既往(r18)【1】

【芥末番茄车  redxsans】

【ABO:AO】

【设定大概是:red设定上会因为一次实验室错乱来到undertale,与sans谈恋爱(雾)后,找到回去的方法离开,等到他那边的人类重置后red将会再一次因为实验错乱来到undertale,再次见到sans。这样无限死循环。不过因为red死得次数多,那边人类重置次数也多,所以在sans依旧有记忆时,新的red会再次回来,而且还会忘记sans】

【ooc有的,文笔渣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按道理说,sans应该很明白自己所处的地位。地下世界中,Alpha与Beta居多,而Omega则是极少数的一部分,剩下的就是还未分化的未成年怪物。sans作为Omega,披着Beta的外衣在雪镇呆了许久,除了自己唯一的兄弟以外,没人知道他的秘密。

按耐不住兴奋将对方猛地按在地板上,不顾骨骼与木头的碰撞使他怎样不适,red在对方可能瞬移离开的前一秒吻上了他。

这真是太好了,不是吗?sans亲口告诉了自己这个令人兴奋的秘密:自己心心念念的骨成了Omega,这样他们的结合就会变得有理有据。

他用尽全力去吸吮对方口腔中神秘的甜味,用魔法舌头滑过内部的尖牙,牙齿一下一下的碰撞。

但是不行,red迷迷糊糊的想着,他不能在这种情况下上了sans,他总有一天要回到underfell去,他不能让自己的Omega被标记后与他分隔。

唯一的办法是……找到能够轻松穿越宇宙的方法。

一个吻结束,sans的呼吸变得不稳而迟疑。他小心翼翼地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上的fell,因为那家伙身上实在滚烫的吓人。

“……”

身处于易感期的Alpha red啧啧嘴看着身下的骨。

“sans?你还好吧?”

red撑起身子。

sans很想开口,但他不得不捂住嘴,用这段时间来忍住被吻到想要呕吐的冲动。

“sans!说句话!”

“唔……red?我没事。”

red呼了口气。他发现自己又开始盯着sans那张脸看了。明明与自己的脸没什么不同,就像是照镜子一样,但一种本能让他对这张脸产生了近乎尊崇的狂热依赖。

就像是助推器一样,把他推到sans的身边。

“red,你发作了,对不?”

“‘发作’?你管那个叫作发作吗?”

red站起身,他用尽全力想要去忘掉刚刚呆在sans口腔里的美好,转身想去寻找抑制剂。

没走两步,他感到双腿一软甚至是虚脱,扑通一声跪了下去。

“嘿!sans!你他妈的在干什么?!”

在浓烈的苦酒味之上,一股清爽的香甜冲进了red的中枢神经。

很明显,sans在勾引,他开始用自己的信息素综合了red的,即使是一点点也能让现在的red发疯,而他本人只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。

“唔,伙计,别担心,咱们不会有事的。这可能是一种蓝色会发光的小花的气息……heh,也许有一天我会知道的。”

“你疯了!我不能……!”red觉得诡异。

sans苦笑了一下,他挪动着被Alpha信息素刺激得瘫软的躯体,来到了red面前。这次,他不得不相信重置的世界的威力,red的反应每次都别无二致。

red死得次数比自己频繁,相应的,宇宙发生的错乱也会变多,red将会越来越多次的来到自己身边。

“别担心,bro跟着Undyne训练去了,不会太快回来的……”,他熟练地取出Omega抑制剂,朝自己颈骨处刺了进去,“不过咱们总得有个人保持清醒。”

“你他妈!!你有没有听我讲话!!我不需要!!”red一把揪住sans的衣领,对着这个世界的自己吼了回去。

“我知道,这很扯,和平行世界的自己做什么的……”sans喘息着扔掉了注射器,“我第一次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就算这不是我们第一次,可这是‘我’的第一次!你这家伙要是在那边这样,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!”red气冲冲地对峙。

谁知道知道他的性别就要陪他上床啊。

“你说的对伙计,谁知道呢,也许你命中注定要来到这,再回去,消除记忆,然后再来这。”

“烦死了,而且我还偏偏每次都对你有感觉。”

“嗯?”sans愣了一下。

red顿了顿,选择了快速揽住sans。他眼中的欲火继续燃烧着,这使他终于大胆地抓住了sans衣衫下的肋骨。

“哦……”sans小声惊叫,似乎还含着笑意。

red埋在他凉凉的胸前,快速扯下了sans的下裤,同时,一罐在裤子里藏好的番茄酱也随之飞了出来。

“……”

“哈……你就当这是保护措施好了。”

“你可真是个奇葩。”red显然进入状态般说着。

这次可比哪次都急。不过多久,sans觉得骨架被搞出一阵痛楚,他抬起手轻轻环住red的双肩,就算是迎合。

伴随着骨指的深入,sans轻笑了一声闭上眼,并不多言语。red喘息着将沾上了透明液体的手指塞进sans的嘴中,下体红光渐渐展露。

“嗯……”sans尝着有些苦涩的魔法液体,听话地用舌头裹住red的手指,就像争强蜜饯的蜜蜂一般热衷。很快,sans口中发出咕噜咕噜的水声,red摁住他的肩抽出了手指,这使sans突然睁开了眼,两根骨指就在他眼皮底下插了进去。

“保护措施,huh?”red喃喃说,“我觉得还是用芥末好点。”

“……你在开玩笑……吧,朋友。”sans喘息着。

“可能是的。”red握住对方明显细瘦一点的骨架,将他整个放平,用手指一下下探测着sans的体内。

sans睁眼看着他,房间里安静极了。